Silhouette-

-你可以叫我Sil Orz
-杂食动物在此
被大佬们喂得不思进取不求上进/瘫

【恺楚】The Deceased Has Elapsed

标题大概就是逝者已逝的意思……
因为不经常写BE所以可能写的并不到位……
但是还是希望有人能喜欢❤️
如果有ooc还请大佬指正(立正站好)
最后
祝食用愉快❤️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——我要你知道,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会永远等着你。无论什么时候,无论你在什么地方,反正你知道总会有这样一个人。



【引言】

楚子航不知道在哪里曾经读过这句话,也许是某一出电影,也许是某一本书,又或者只是某个擦肩而过的路人随口说的一句话,即使觉得不切实际,但是就是这么奇怪的记住了,固执得如同那人一般。

如果…如果…

他一向是个理性的人,从来不信这些东西,但他一向可以改变他,使他变得不一样,甚至连这些毫无根据的东西,他都肯去信一信了。

世人都说楚子航是一匹孤狼,楚子航本人虽然没有直接表明赞同,但也没有开口否认,如果像那句话说的,楚子航这匹孤狼的那个人,在哪里?

这些东西也许只有楚子航自己知道。

——只是已经伴随着波涛菲诺炽烈的阳光,永远地被封在厚厚的冰层里,永不见天日。



【正文】

蒙蒙的小雨淅淅沥沥地湿润草地,天色有些阴沉,压在头顶的乌云盘旋不去,遮住原本晴朗湛蓝的天空,初秋的凉意被一场细雨牵引出来,凉彻心脾。

一个颀长的身影站在修剪齐整的草地里,面前是一块用大理石雕刻的墓碑,精致繁复的花纹看得出逝者生前的身份地位一定不低,上面用花体字龙飞凤舞地雕刻出逝者的名字。

——Caesar·Gattuso

楚子航只是站着,不发一言。

——脑海里翻滚着的满是关于他的回忆。

五年的日本,正面临着白王苏醒,沉入海底的危机,他们一起在海萤人工岛阻挡死侍群的来袭,明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任务,但楚子航还是去了,不是他不懂得生命的珍贵,而是本身早已有了视死如归的觉悟。

——早在那个雨夜便已经是了。

但恺撒不是,他并不像楚子航一般毫无留念,他还有很多东西值得他留下,比如蕾丝白裙少女团,比如学生会,比如家族,比如诺诺。

但他还是去了,去执行那个不可能的任务。

——结果却只有他一个人回来了,视死如归的他。

他用生命为代价,换取硫磺炸弹爆炸,击退新一波死侍。

楚子航记得,当时恺撒的眼睛异常耀眼,原本透澈的海蓝色双眼被瑰丽的金色所蔓延覆盖,灿烈得刺眼。

强大的龙威压迫着死侍群暂时不敢上前,可楚子航却看见除了坚定之外,还有一抹东西闪过,深沉得楚子航看不懂,那个人笑了笑,望着楚子航比了个口型。

——「活下去」

他一直无法忘记那抹眼神,还有那句话,如同那个雨夜一般,一直一直铭刻在脑海里,成为他每天晚上必须回想的一件事,只是,他没法为他报仇。

雨越来越大了,原本蒙蒙细雨已经演变成豆大的雨珠倾盆而下,打在身上一阵阵微小的疼,像一根根细小却坚硬的银针,缓慢地刺入心脏,将原本已经千疮百孔却麻木不仁的心,换回了些许痛感。

——挣一挣,便是绵密的疼,并不致命,但却无法忽视。

楚子航勾起唇少见地笑了笑,一向淡漠疏离的眼眸深处满是痛苦。

他一向都知道恺撒是个占有欲极强的人,但没有想到,连死亡,也要他背负这样重的担子,以这样的方式来宣示他的主权。

当然,这也不为是一个好方法,折磨他到死的那一刻。

自从他死后,楚子航梦里的角色便从雨夜里伤痕累累的迈巴赫,变成一头金发,眼神坚定又深邃的他。

每一天晚上,他都会准时出现,五年来,从无失约。

他总是再重复那一句话,笑得如同平常一般,耀眼又灿烂,如同一道蛮不讲理的阳光,直直地刺入他的心底,照亮一切,驱逐一切。

——让他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。

也许他在雨天里呆了太久,对着这蛮不讲理的阳光竟希望能够留它在身边,只是,阳光不可能让人捉住,留在身边温暖彼此。

——它终有消亡的一天,离开得,不留痕迹。

每每做起这个梦,楚子航左边的胸腔总是莫名其妙的疼痛,久久无法平息。

尽管如此,他也能掩盖一切心思,这一向是他的强项。

直到三天前,路明非拿着一本厚厚的日记本敲开了他的房门,少见的有些严肃,他放下日记本,对楚子航说了句:

「逝者已逝,师兄你,别再在意那些了。」

楚子航愣了愣,张了张口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,反应过来的时候,路明非已经离开了房间,只剩下他和那本厚厚的日记本,日记本被放在原木书桌上,一缕阳光印在熟牛皮的封面上,照亮了那个凤凰标志。




九月三日 晴

今天天气很是不错,如同平静海面上洒满透过云层的阳光的波涛菲诺,美丽的湛蓝色让人忍不住想要航行一番,是个值得探险的日子。

而今天我倒是见到了一个新生,看样子应该是来自中国,血统很不错,这样的人才学生会怎么会放过,可惜他却是拒绝了,我恺撒还从未被人拒绝得如此爽快。

这个新生,真是有趣。

九月十日 阴

那个新生的名字叫楚子航,一年级生便可以成为狮心会会长的人应该会是一个有趣角色,不对,他在拒绝我的时候,便已经是一个有趣角色了,下次要找个机会和他交交手,挫挫他的锐气。




楚子航坐在书桌前翻阅着这本日记,日记记录的都是一些简单的,较平常的事情,无非是一些小打小闹无伤大雅的事情,翻到大约一半左右,几篇在去日本执行任务之前的日记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



十二月二十号 大雨

楚子航似乎一直都很喜欢下雨天,每到下雨的时候,他总喜欢一个人望着窗外发呆,也不知道下雨有什么好看的,根本看不清外面的景色,难道这就是中国人所说的「朦胧的美感」?

下雨天的楚子航和平常的楚子航有些不一样,下雨天的时候,他的面部线条柔软的多,侧脸望过去,他的五官很好看,是传统的东方样貌,听说他的妈妈和漂亮,他应该就是跟了他妈妈的样子吧,精致的跟瓷娃娃似的。

一月六日 多云

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老是想起楚子航,想起他的侧脸,想起他的五官,想起他的话……

也许是太久没有和他打架了,找个机会打一架好了。

二月二十三日 小雨

我对楚子航似乎有点不太一样,总是感觉怪怪的,平时会不自觉地寻找他的身影,会在看到他的那一刻突然放松,会突如其来地想起他,会开始在乎他……

一切都有些不对劲,像是我对他有了感情……是了,多半是这样了,真没想到,我恺撒竟然也会栽倒在一个男人手里,还是我的宿敌……

不过也不赖,也只有他才能配得上我。




楚子航愣住了,因为最后一句话。






——「只有他才能配得上我。」






像是给了他当头一棒,楚子航少见的有些慌乱,他颤抖着双手往后翻,看到那一张张漂亮的素描手稿,久久不发一言。

他靠在椅背上,身体的气力像是被抽空了一般,原本笔直的脊背也像是承受不了什么重量一样,靠在椅子上。

微风吹动一页页泛黄的纸张,上面华丽漂亮的字体显示出那位主人飞扬跋扈的性格。






——每一篇日记都有着楚子航。






雨势还在继续,冲刷着世间的一切,像是要冲走一切悲伤,可是楚子航知道,他的悲伤无法被冲走,无论雨再怎么大,再怎么凶猛。

因为那是他欠他的债。

即使衣服已经被淋得湿透,黏在身上十分不适,楚子航也没有离开,他沉默了很久,说了一句:






「恺撒。」






他蹲在墓碑前,伸手抹掉上面并不存在的尘埃,颤抖的双手显示出他的不平静。






「你真是残忍。」






「你真是个……自私的人。」






「自私的……无可救药。」







「我恨你。」





他的声音有些颤抖,声量却放得低沉,像是在自言自语,又或者像是在在一个人的耳边低语。






「恺撒」




















「生日快乐。」


——也许你便是那个等着我的人,我们这样相遇,却已天隔一方。

评论 ( 15 )
热度 ( 22 )

© Silhouette- | Powered by LOFTER